Advertisements

甜饼干 – 中秋


对于节日的印象都是一些边角的细节。比如春节是第二天早上的满街的一片狼藉鞭炮碎末和硝烟的味道。

这次中秋很难得,和爸妈十多年来第一次过这个团圆的节,在外面学习工作辗转那么多年。美国这里没啥好吃的,一般都是咸的巨咸,然后甜的巨甜,但是恰好我妈就喜欢吃甜,我就时不时地给她带回来一些甜的,比如枫糖,蜂蜜,甚至棒棒糖。她边吃边后怕地说,“不会得糖尿病吧,但是我经常锻炼”,然后接着又吃一口。美国这里吃饭完一般都有甜点伺候,生怕全民糖尿病不够普及。

其中稍微有点特色的是cookie,不知道怎么翻译,权且叫甜饼干了。因为他们的cracker是咸饼干。来了这里N年都没法欣赏这东西的美感,甜点蛋糕提拉米苏那些甜点都美仑美奂的,唯有Cookie样子寒掺,龟裂的就像旱灾里干涸的河床(周围会有绝望的小鱼干)。

cookie.jpg

但是这里的少年儿童以至成人都对这cookie有一种偏执的喜爱,cookie是一种大众的聚会开会饭后无所不见的甜点。我有一个美国长大的泰国裔同事,平时温文尔雅头发一丝不苟衣冠楚楚谈吐温文尔雅业界典范,每次跟我去开会见到了门口的cookie就眼睛发亮,会前吃一个,会后吃一个,包里再放一个。另外再举一个例子,他们几十年最喜闻乐见的儿童节目芝麻街,里面一个形象就是cookie monster(甜饼干怪),一个语法混乱见到甜饼干就身心失控的怪物。

cookie1

中秋之前两天晚上带妈妈去超市买菜和杂货,买了一盒cookie。我妈很喜欢吃甜饼干,但是又怕吃太多甜的会胖,我就说服她拿一块我们各分吃一半,她就心安的同意了,拿手掰开细细地品味。月亮在云间穿梭,还没到中秋但已经很圆了。无意中我就长大了,无意中父母就变老了,小时候他们拉扯我哄我,现在有时候我得哄着他们。在我未成年或者初成年的时候,对父母有着一种盲目的信任,觉得他们什么都有办法,不知道原因但是他们总会是对的。现在我开始有了自己的判断,现在小孩也开始无条件地信任我,成长有时候也许是被迫的。

有机会外面开会吃饭了,有点小甜点或者饼干,我都会记得带回来。看着我妈有滋有味地掰一块尝尝。这寒掺的龟裂的cookie也权且算是一种美国月饼吧。

Advertisements
Categories: 柴米油盐Tags: ,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

%d bloggers like thi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