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dvertisements

心理疾病


忽然有人找我来咨询心理疾病,因为他朋友的小孩突然大学中途辍学,而我曾经有个挚友得过病。

真有了这事,药得吃,心理疏导得进行,大意不得。

这是一言两语难解释的,大家或许都觉得精神疾病也许算不上病,也许只是个人不够坚强太脆弱之类的。可是人就是精神类型的动物,我们对整个世界的感知都是基于自己的精神,当自己精神出现问题,无论是外界刺激还是内因激素失调,这都是很艰难的。我怎么知道这个世界不是虚假的?我为什么还能有希望?这一切都是如此的重复无趣,而日光之下并无新事,多少年都是。而且终将一切都将离我而去,不是吗。

想起很久以前读尼采的书,靠,这就不是正常人写的书。就跟我喝醉了酒很有灵感,上了西藏高原缺氧觉得头脑轻飘飘,陷入爱情中突然变成诗人一样。尼采一生都在和虚弱的身体和不稳定的精神状态做斗争,一直到最后崩溃。我记得他当时服用的一种药成分就是一种金属。无论是怎样的天才,从你身体里抽取掉一些元素,也会癫狂或者痴傻。魏晋南北朝那些嬉皮士自己配了些慢性毒药寒食散,自high的不得了。LSD致幻剂才面世的时候,大家都觉得是打开了人类意识的大门,是福音。精神状态都是相对的,谁是正常,谁是不正常的呢?

有一次出差,碰见一个浓眉几乎连在一起的约旦小伙儿Uber司机,他读心理学。我问他为什么小孩都没有抑郁症,只有大人工作生活压力了才有,这些心理疾病是社会性的还是基因性质的呢?他说就像一辆新车一开始都没问题,有的开的久才出问题,有的内部缺陷不久就出问题了。我问他是不是女性比男性抑郁少,因为她们能哭会笑可以发泄,他说不是,女的更多。下车前我问他你们的国家会有人心理疾病自杀吗?他说比美国少很多,因为社会觉得心理疾病是一种示弱,是自己的问题;自杀是宗教所不允许的,一旦失败了就会被抓起来的。最后的最后我祝他学业有成心理健康了。

曾和另外一个朋友聊起,觉得也许唯一的方式就是亲近山水。自古以来,人的动物本性都是先不要被猛兽果腹,然后想办法果腹,再披件能遮住屁股御寒的布,春暖花开的时候雄性雌性对对歌跳跳舞在草原上繁衍后代。现代社会多了那么多东西,人人拿个屏幕盯着看,就变得更好了吗?

庄子说,假如我是头猪,与其我被喂的饱饱的并打扮的漂漂亮亮的送上祭坛,我还是更愿意脏兮兮地在泥巴地里打滚和捡东西吃。

其实庄子没说过这句话。

cloud.jpg

Advertisements
Categories: 放散马Tags: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

%d bloggers like thi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