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dvertisements

声色不犬马


外面雨加冰,接着转湿润而急速下坠的暴雪,真是令人心安。
(照:四月的一场例行的暴雪)

April_snow.png

为什么令人心安呢,或许因为我不在旅途不在征程也不在中途。
也许这是一个漫长的星期,有人辗转三年不得,有人四五年终于开花结果。
有故人失业,知交病倒,有故人成为永远的故人。
所以,聚散有时,我们只是偶尔举杯,相庆。

话说我绝对声色,而不犬马。
为心弦的声音驻足,为彩色女色而心动,为斑驳脱落的颜色打量再三。
你是我无法忘却的篇章,不得不重新拾起和读取。
如同太宰治的人间失格,无法理解,但是也不是全然无法理解。
总有更偏执的一面我们无法触及和感知。

April_snow1.png

比如看到听到化学兄弟(biochemical brothers)这个MTV
这执着焦灼而煎熬的面孔让我入迷
一开始以为她是墨西哥人,如同唐僧其实西渡南美黄金海滩留下巨大的脚印。
其实她是日裔,胶着的舞蹈飞蛾扑火一样,想起冲出清州城前的信长。
错落的尴尬的鼓点,配着荒诞的殉葬舞。
“人生五十年,如梦如幻兮”

April_snow2.png.png

 

Advertisements
Categories: 糖水片, 失乐复得Tags: , ,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

%d bloggers like thi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