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dvertisements

原来,他们都在等着我呢


“等浓雾散去,朝阳射透,已然是正午12点钟过两分了” – 项羽本纪,太史公

Screen Shot 2018-07-15 at 11.38.11 PM

项羽环视着四周,虽然汗流浃背,烈日苍茫,却不由得心底里暗自窃喜,总算是还活着。昨晚凄凉的楚歌让我也不禁觉得这就是大限了,在那蚊虫支支吾吾而黑暗无限的黑夜中。不由得庆幸地握紧手中的双股铁鞭。周围的残留的士兵们大多都是熟悉的面孔,他们是江东跟着我一路来的,盲从盲信一路来的。项羽不由得端详着他们,他们为什么没有逃跑呢?不由得看入他们的眼眸中,是什么火光点亮他们呢?

其实也没什么时间去思考这些琐碎的细节了。刘邦十路踌躇满志的人马杀过来,他们就像赌徒一样,都念着可以取我的首级而封爵为候吧。这乱世,啥都是一场豪赌,然而没有什么比这败军之将的人头更容易的一搏了吧。也不重要了,虞姬也死了,她从来不是个妖艳的女人,和我征战辗转这么多年,皮肤和农妇一样也黄了皱了,我也不明白为什么对她还有深深的迷恋,细腻白皙的女子就如同春天野外的花朵一样遍地都是,当季之时。

对方的先锋已然冲了过来,年轻狂热的眼神罩在头盔之下闪闪发光,枪尖透出对血和胜利的渴望。可这是我的战场,几十年都是了,项羽无情地审视着四周,冷酷的观察着敌人的破绽,紧握的铁鞭如同催命的厉鬼一样,一下轻轻挡过来枪,然后准确而沉重地砸穿了敌将的脑袋。最后的一瞬间,在他的眼里读出了无限的绝望,或许还有懊恼。从背后的子弟兵中迸发出一阵狂喜的欢呼。项羽回头看了一眼,在他们有如余烬的眼中,我终于明白了,这么多年,他们只是在等着我而已。可以理解,这么多年,无论巨大的平原和起伏的山丘,一眼从自己战友的肩膀望去是别的肩膀盔甲枪戈,而另一边是敌人的肩膀盔甲和枪戈。什么是可以依赖和信任的呢?没有。

所以,他们只是等着我而已。

项羽想起来了当时八千子弟出城的盛况,灰尘,暴雨,尾随的黄狗,人人都衣裳破旧而趾高气扬,大家盲目地信任着未知的未来而步出城外。想起了叔父的座椅和坐骑。亚父令人厌恶而怜悯的期待。虞姬用她一个女人能有的真切,每次重逢发自内心的微笑,托付生命的信任和绝望。原来,他们都在等着我呢。

真是幸福啊。项羽一夹胯下的良马,高举双鞭,满怀着感激冲了出去。并不用回头。

 

Advertisements
Categories: 非史实Tags: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

%d bloggers like this: